405亿私募背后的28家文旅投企业,资本拒绝了哪个,拥抱了哪个?

  • 405亿私募背后的28家文旅投企业,资本拒绝了哪个,拥抱了哪个?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理财知识
摘要

本文来自公众号“空间秘探”(ID:MESPACE007),作者:孟沙沙。转眼间,2022年一季度接近尾声。由于疫情的影响,多地文旅产业按下了中止键,上海迪士尼、杭州宋城千古情、广州长隆熊猫酒店等头部文旅项目陆续发出了中止营业的公告。好在,

本文来自公众号“空间秘探”(ID:MESPACE007),作者:孟沙沙。

转眼间,2022年一季度接近尾声。由于疫情的影响,多地文旅产业按下了中止键,上海迪士尼、杭州宋城千古情、广州长隆熊猫酒店等头部文旅项目陆续发出了中止营业的公告。好在,一众“有情怀、有耐心、善坚守的资本”依然置身于文旅游业中,405亿私募债券在选择性地委婉拒绝的同时,又不时予以拥抱,成为伴随在28家文旅投企业身边的同行者。

28家文旅投企业与405亿私募债券

资本与文旅产业并行的方法有非常多种,投筹资、上市、私募债、公募债、USD债与中期票据等。在这之中,虽然私募债的投资者准基础知识槛更高,仅向机构开放,个人投资者不可以参与其中。但,私募债的发行门槛较低,在主体、发行条件和担保评级等方面相对宽松,相比之下公募债低于净资产40%等发行金额限制更为严格。而且,私募债的发行申报规范为备案制,只须做登记和备案,交易平台对备案资料进行核对即可。

基于上述多重原因,私募成了一众企业推崇的筹资方法。据wind统计,在已发行私募债券的行业分布以城投为主,企业性质以地方国企为主。事实的确这样,据亚洲旅宿云数据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2年1月到今天,上交所共披露了28家文旅投企业申请发行30只私募债共计405亿元,且这类文旅投企业实质控股人均为地方国资。

405亿私募背后的28家文旅投企业,资本拒绝了哪个,拥抱了哪个?

从企业层面来看,景德镇陶文旅控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景德镇陶文旅)、张家界天门旅游经济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张家界天旅投)、成都兴旅旅游进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兴旅)、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国有资产投资营运管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明滇池度假区国投)、青岛即墨区城市旅游开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即墨旅投)与无锡灵山文化旅游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灵山文化旅游)6家文旅投企业的7只私募债共计53.5亿元现在已通过上交所审核。

同时,恩施旅游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恩旅集团)、天长市文旅进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天长文旅进步)、江苏长荡湖旅游控股公司(以下简称长荡湖控股)、绍兴兰亭文化旅游进步公司(以下简称兰亭文旅)、无锡马山国际旅游岛建设进步公司(以下简称无锡马山国际旅游岛)和重庆潼南区旅游开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潼南旅投)6家文旅投企业的6只私募债共计54亿元最后停留在“被终止”。

除此之外,14家文旅投企业申请的18只私募债目前处于“获理”与“反馈”阶段。换言之,420亿私募债中,真的流入及仍大概流入文旅市场的是351亿元。

从时间维度上来看,从1月到3月,文旅投企业的私募债发行是稳步上升的,从1月的7只到2月的10只,再到3月的13只。而且,3月尚没有结束,仍有新增申请发债的可能。从地域维度上看,这28家文旅投企业分布于15个省份22个城市,其中5家坐落于江苏、4家坐落于浙江,湖北和重庆各2家,其余省市各1家。不难看出,积极发行私募债券的文旅投企业大多集中于旅游经济发达的省份。

6家通过,6家终止,资本为什么“态度不同”?

同样是地方文旅投企业,同样是国资背景,相差不多的发行时间,为何6家文旅投企业的私募债被终止,而另外6家企业的私募债则予以通过?如上文所提,私募债的发行只需要完成“备案”、“登记”两个动作,而公开发行的债券才需要经由交易平台按有关条件进行核准才能通过。

抛开资料完备性与否不提,文旅投企业本身近年的进步状况,或也是影响交易平台做出判断的要紧依据。

第一来看2022年首个被终止的文旅投企业私募债,是由恩旅集团申请发行的8亿元2021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恩旅集团为湖北文化旅游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鄂旅投)的全资子公司,拥有1个5A级景区、1个世界文化遗产景区、3个4A级景区、1个文旅小镇及多家特点酒店。

有业内看法觉得,这只8亿元的私募债,恩旅集团原本是计划用于恩施大峡谷项目建设运营。但,依据中诚信国际数据显示,恩施大峡谷景区2020全年净亏损高达1.2亿元。缘由无他,此前凭着着独特的地理景观,恩施大峡谷在疫情前年客流量近400万,但以门票收入为主的传统景区盈利模式让其在疫情后收入锐减,一定量上影响了资本市场对其的将来营收预期。

项目将来营收预期的不确定以外,债券发行企业的负债率或也能左右资本市场的判断。由安徽滁州天长市国资委控股的天长文旅进步,其申请发行的一只5亿规模的私募债于今年2月被上交所终止。翻阅官方已公布的资料,在2019年至2020年,天长文旅进步收益加速增长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也同步增长,从2019年末的0.01%到30.75%。

潼南旅投申请的10亿元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最近也得到了交易平台的反馈,被终止。尽管有关潼南旅投经营情况的公开信息寥寥,不过在同由潼南国资委控股的重庆潼南区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的一份债券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显示,截至2020年末,潼南旅投位列潼南城投应收款应收对象前五,金额为1.95亿元。对于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实缴资本为10亿元的潼南旅投而言,这个规模的待支付款项或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成功申请私募债的文旅投企业的存活近况表现又是怎么样呢?

2022年度文旅游业首只通过的私募债是由景德镇陶文旅申请发行的,规模为10亿元。景德镇陶文旅最早诞生于1903年,已有上百年的悠久历史。此前,东方金诚通知称,上调景德镇陶文旅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不只这样,2021年东方财富也显示景德镇陶文旅发行的1只债券在2021年上半年与其他36只债券一同获得评级上调,是对其成长能力和偿债能力的一种官方一定。

在今年成功发行私募债的文旅投企业中,即墨旅投多次成功发债。此前,据亚洲旅宿云数据研究院统计,在2020年-2021两年间,即墨旅投先后发行了6笔债券共计22亿元。不只这样即使是在今年,即墨旅投也已有多笔债券成功发行,如1月中旬发行的5亿元“22即墨旅投SCP001”等。除此之外,即墨旅投于本月初拟发布2022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注册文件,拟发行5亿元中期票据,经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公司评估,主体信用等级为AA+。

不过,相比即墨旅投,灵山文化旅游的发债历程显然更胜一筹。据亚洲旅宿云数据研究院统计,在2020年-2021两年间,灵山文化旅游共发行了18只债券合计67亿元。同样,多次成功发债,是交易平台对其偿债能力的一种一定。

公募、ABS、USD债,企业为何偏爱私募?

事实上,包含私募债券在内,公募债券、ABS与USD债等都是文旅投企业的信用筹资途径。不过,相比于私募债券市场如火如荼的发行态势,其他筹资途径的表现却异常冷清。为何文旅投企业偏爱私募债券?

第一是发行条件宽松与否。如上文所言,公募债券的发行申报规范为核准制,需要经过审核和批准,相比私募债券的备案制更为严格。比如此前灵山文化旅游就曾在申请一只公募债券时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建议,其中需要发行人披露灵山文化旅游上半年经营营业额状况与对偿债能力的影响。这是由于灵山文化旅游在申请材料中提及,企业毛利率由48%降至21%,各期净收益分别为0.6亿元、0.6亿元、0.3亿元和-0.88亿元,呈降低趋势。

同样的,过去两年间申请USD债的文旅投企业寥寥。即使是已成功发行USD债的企业,也是选择了监管需要最宽松且信息披露程度最低的Reg S。多方对比之下,针对未上市中小微企业发行的私募债显然更具优势。

第二是对中小微型企业的友好程度高低。私募债券的诞生初衷原本就是为了使中小微型企业摆脱筹资难的困境,立足于弥补债券市场规范空白。所以,2012年证监会正式推出非上市中小微型企业私募债券。所以在本季度申请发行私募债的文旅投企业名录中,有多家企业是区属国企或是县属国企,如青岛融源文旅集团公司实控人为青岛李沧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湖州南浔旅游投资进步集团公司实控人为湖州南浔区财政局等。

而且,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很多私募债商品相似、标准相同,但在发行主体上、商品设计上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市面上没一模一样的两只私募债。于中小文旅投企业而言,如此“定制化”的债券显然更符合不同企业的筹资需要。同时,于部分发行私募券的非上市中小微型企业来讲,其有关财务数据及企业运营数据可以依然维持隐蔽,不需要公开。

此外,文旅基金也是近年来文旅投企业获得资金支持的要紧途径。年初,广西旅游进步集团发起的两支文旅产业进步基金获准通过,总规模合计40亿元,旨在通过发挥基金杠杆用途,帮助文化旅游产业有关企业的进步。2021年底新疆首支以文化旅游和大消费为主要投资方向的产业投资基金,新疆文旅及消费进步投资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成功。现在文旅产业基金中现在主要有两类基金,分别是由政府引导设立的和非政府主导发起设立的,上述两支基金就是前一类。

不过,现在市面上已有些文旅产业基金,大多是由政府及大型文旅国企引导设立,因此对于中小文旅投企业而言困难程度略高,显然更不是其能任意选择的一种筹资途径。

哪种企业,才撑得起资本的野心?

拥抱与拒绝的背后,反映了资本对文旅投企业将来进步的一定与否。包含上述6个成功发行私募债的文旅投企业在内,为何资本会选择拥抱这种企业,此前其又历程了哪种挫折与考验?

其一是经得起资本的疑心。需要承认的是,无论过往表现怎么样,资本并不会无条件信赖文旅投企业。债券评级、主体信用评级的上下浮动,就是资本对文旅投企业信赖程度的风向标。

以频频成功发债的即墨旅投为例,2021年5月,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曾被给予红岸预警。理由是即墨旅投的一份通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借款余额为127.34亿元,累计较上年末新增借款金额为42.73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上年末净资产比率为24.12%,超越公司上年末净资产的20%。负债率的持续增长,让资本市场对即墨旅投亮起了红牌,而好看的年报和营收数字才能推进资本对其“心回意转”。

其二是撑得起资本的野心。无论是私募债、公募债或是基金和USD债,进入文旅投企业然后达成投资增值,最后退出才是资本完整的投融管退步骤。因此,资本对于其投资的文旅投企业显然并不只需要正常经营,而是需要达成营收营业额的一再突破。

为此,文旅投企业需要在业务方面不断地给到资本一些额外的小惊喜。比如灵山文化旅游旗下的拈花湾文旅在2月一个新项目“葭沚老街”正式开街,推进了文旅目的地项目从重到轻的行业实践,走出了一条“可自我复制”的进步的道路。除此之外,景德镇陶文旅此前成功回收了上市公司音飞储存股权,健全了前者建设物流仓储中心和培养专业技术职员等范围,为资本提供了更大的商业价值想象空间。

其三是守得住企业的初心。抛开经济效益不谈,回报周期漫长且投资金额巨大的文旅投企业,之所以可以吸引资本,不能离开其致力于创造美好生活的初心。诚然,在资本忙着“吃面”、“吃中式甜点”、“玩盲盒”的当下,文旅投企业可能算不上一门很好的业务,却也有着其不可忽略的独特魔力。

守住初心,将资本用于提高现有文旅资源的消费体验,如软硬件的优化、与其他文旅资源之间的联动等。应该注意的是,尽管资本向来热爱规模及版图的扩张,但考虑到文旅项目后续的经营及运营重压,单纯为了规模而扩张显然是不可取的,精准的市场投资规划测算是必不可缺的。反之,过高的负债率难免会成为让资本对文旅投企业产生疑心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文旅投企业前行的路上,有些企业可能一直等不到资本的拥抱,但一直坚守初心的这类企业,总归能迎来春暖花开之日。也有些企业可能会频频收成来自资本的橄榄枝,不过对商业价值的看重过度加上过快的复制扩张,最后或许会反噬企业项目中原有些文旅体验。因此,拥抱或是拒绝以外,文旅投企业怎么样更好地独立行走,然后闯出一番是我们的天地,可能才是达成初心的优选的道路。返回搜狐,查询更多